終於塵埃落地。

  4月10日晚,小米集團宣布,小米總裁王祥擔任財務總監,國際總裁周受資本不再兼任財務總監,將專注於小米海外市場業務。 而這意味著,在執掌小米金融大權五年後,周首席財務官.. 正式下台

EPS電子支付系統在商戶中的口碑是非常不錯的,商戶可以實時入帳,配合不同的需要,提高營運資金的流動以及靈活性。

  應當指出的是,新CFO小米一直沒有合適的人選。小米說,董事會將繼續擔任CFO在選拔人才在全球范圍內。

  事實上,周受資只是一個小米公司上市後大換血的“冰山一角”。在此我們之前,黎萬強離職,盧偉冰、苗雷、常程、王曉雁等人研究紛紛通過加盟,小米的第二代國家權力主義核心技術漸漸發展形成。只是中國這般大刀闊斧地換人,難以難掩雷軍的焦慮。

  雷軍一直認為小米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新物種”,但仍然沒有得到資本市場的認可。 小米上市20個月後,每年營收超過2000億,利潤達到百億,但其市值遠低於美團點評的50億利潤.. 在2020年4月13日16時,小米的市場價值$2438億港元,而美團點評的市場價值總額$5659億港元。 也就是說,一個美團的市值大概值兩個以上的小米..

  小米完全取代CFO:“繼續在全球范圍內的人才選拔。”

  周受資正式進行徹底放下了執掌5年的小米公司財政經濟大權。

  環顧國內互聯網巨頭,總有必要在牛的幫助下恢複高盛的簡曆。 阿裏有蔡崇信,在阿裏早期關鍵時刻幫助馬雲利獲得$500萬投資;騰訊還有劉志平,通過投資幫助騰訊帝國的版圖不斷擴大..

  巧合的是,周受資也曾在高盛就職。在去哈佛大學商學院學生攻讀MBA之前,他曾是高盛的一名財務分析師。後來我們回顧起在高盛的那段時間工作生活經曆,周受資曾感慨,“整整一個持續了兩年,基本問題沒有進行周末。”

  從哈佛大學商學院學生畢業後,周受資並沒有進行選擇自己回到高盛,而是加入了尤瑞·米爾納創辦的DST,並且這一幹便是就是5年。也正是因為這份教育工作,造就了他加入中國小米的契機。

  即使在全球風圈,DST的地位也不容小覷,這家總部位於莫斯科的風險投資巨頭已經在中國打擊了阿裏、京東、滴滴和小米等許多基准互聯網公司。 鮮為人知的是,英俊的年輕周先生才是這項投資背後的真正驅動力。

  2010年,在27周齡時剛剛參加了由DST擁有,DST的任務是幫助確定在中國合適的​​投資項目。去年十二月,DST創始人尤裏·米爾納由資金安排的一周內,遇到了劉強東,終於達成了合作意向美元--5十億投資京東,占股8.8%。多年以後,它使3000萬美元的投資DST收獲回報。

  仍然是2010年,成立時間不到最後一年的小米進入了周受資的視野。為了能夠接觸到雷軍,周受資費了我們一番中國功夫——他先是可以通過提高自己的關系網,認識了一個幾位被雷軍投資過的創始人,再通過分析這些企業創始人的引薦,最終在2011年3月成功與雷軍見面。經過近半年的了解和溝通,周受資安排了DST老板文化等人進行拜訪以及小米集團公司,最終促成了對小米5億美元的投資。

  正是DST資本對小米的投資,使周受資本與小米建立了密切的關系。 周總於2015年7月正式加入小米,成為當時最年輕的高管CFO..

  加入小米後,周資,以幫助小企業提高財務管理和投資團隊。 2018年,在香港聯交所成功上市,小米成為上市公司第一“具有不同權限的共享”,作為CFO的自然資源貢獻的一周。

  直至2019年11月,小米公司宣布企業內部高管調整:聯合創始人林斌任副董事長;原CFO周受資改任國際部總裁,CFO職位可以暫時沒有空缺。如今我們不到5個月進行時間,周受資正式卸任CFO,只專注研究小米通過海外發展市場經濟業務。

  目前小米CFO職位暫按去年11月晉升為小米集團總裁王翔代理.. 小米表示,集團董事會將繼續為首席財務官選拔頂尖人才。 全世界

  大換血的管理,下一個會是誰留下的小米?

  小米已經走過祖國十周年,雷軍感慨不已。

  一周前,雷軍在微博上回憶,當時,十幾個人在北京中關村銀穀大廈的一個很小的辦公室裏,一起喝了一碗小米粥,開始了小米的生意。

  關於這段往事,雷軍還和其他聯合創始人出境拍攝一部關於小米的微電影《1699 畢業季》,其中有一段令人捧腹卻又激情澎湃的片段:

  雷軍:我們可以拿到企業投資了。

  林斌:多少錢?

  雷軍:10 萬塊呀。

  林斌:人民幣嗎?

  雷軍:是。

  人們喊:我們終於可以做手機了。

  然而,上市以來,小米管理人員變動頻繁,短短兩年內幾乎有一個大換血。據投資界一個粗略的梳理,並有七個聯合創始人雷軍,小米的創始人一起,大多要么左小米,或有一個後座。

  其中,最為廣泛轟動的是2019年11月,小米公司聯合企業創始人黎萬強離職。被雷軍稱為“阿黎”的黎萬強,是小米的核心技術聯合中國創始人沒有之一,據說這是小米科技創業時那鍋著名的小米粥,就是黎萬強的爸爸每天淩晨五點起來摸黑煮的。

  從2010年到2012年,李萬強主要負責MIUI的整體研發、設計和運營。 期間,李萬強成立小米網,負責小米手機運營,營銷,服務,電商,物流等業務;還創建了包括F碼,米粉節,手機控制等與小米相關的熱詞.. 可以說,李萬強建了一個MIUI和小米網,雷軍曾經說過他,“小米起步五年,阿裏已經兩次成功先鋒。”

  令人悲哀的是,與荔灣江的離開,至少有三個創業元老離開了小米。

  周光平是小米公司幾位學生聯合企業創始人管理當中可以加入一個最晚的,卻是離開得最早。他曾經在中國摩托羅拉供職十多年,正是我們因為他的加入,雷軍才真正有了做手機、做硬件的底氣。

  在小米上市之前,周廣平已經離開了小米。 和周廣平一起離開了小米的另一個聯合創始人——黃江基.. 周光平在供應鏈管理上出現問題,而黃江吉負責的米聊和小米路由器兩大產品都沒有做,這被視為兩人離職的真正原因..

  仍然停留在小米團隊的創始人之一,它很少被提出。宏豐小米是目前金融系統外上市公司的業務負責。林斌,小米劉雖然仍然在位,但顯然已經逐漸退居二線。林斌目前擔任副董事長,管理服務局協助雷軍,不需要像以前那樣來管理全國各地來回跑銷售;他被評為組織部劉部長,負責的高級管理幹部招聘,晉升,培訓和考核激勵機制,從前台走。

  剩下的小米開山元老中,除了雷軍,只有王川仍在進行業務發展一線。王川現任職務是集團公司高級技術副總裁、大家電產品事業部總裁,負責除電視系統之外的空調、冰箱、洗衣機等大家電行業品類的業務活動開展和團隊績效管理。

  小米企業創業10年,並不是我們所有人都能像雷軍這個勞模一樣。在公司進行上市時間之後,很多人終於熬到了提高財務信息自由,這時候也難免會出現有人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工作人員熱情。在黎萬強離開小米之際,雷軍曾祝福他:“從此可以徹底放飛學生自我,快意人生”。

  只是不知道,誰會離開小米?

  新權力的遊戲:手機圈的老對手發展都給雷軍打工了

  但小米江山,還需要新鮮血液才能工作。

  這兩年,雷軍悄悄網羅了不少手機圈大佬替自己打工。2019年伊始, 中國手機界“老兵”盧偉冰從雷軍手中接過了中國區總裁的大旗。

  盧偉冰此前是金立集團公司總裁,加入中國小米後經曆了小米雙品牌發展戰略結構調整期。這一年多學習時間,由於所負責的紅米產品線多款智能手機市場銷量非常可觀,盧偉冰也越來越被雷軍看重。

  也許巧合的是,在2020年的同一天,聯想集團前副總裁兼手機業務主管張成加入小米公司,擔任小米集團副總裁,負責手機產品規劃。 常城和小米的“恩怨情仇”是眾所周知的,最激烈的時候,常城連續四天“碰瓷”小米,是挑戰雷軍最厲害的對手,而不是一個。

  隔了一天,小米公司再次進行發布新的組織結構調整,意外地企業出現了小辣椒手機品牌創始人王曉雁的身影——任命其為我們中國區副總裁兼市場銷售業務二部總經理,向盧偉冰彙報。追溯曆史往事,小辣椒與小米曾在性價比更高層面發展大打價格戰,王曉雁稱得上是為雷軍添堵的第一人。

  當然,小米的人事進行調整企業不止於此。據了解,小米新晉的一批管理部門總經理以80後為主,平均工作年齡38.5歲,表明小米正朝著幹部年輕化的方向發展演進,做好了技術人才培養梯隊的傳承我們准備。

  “沒有退伍軍人,沒有遺產。 沒有新的軍隊,沒有未來。 早在2019年,小米就決定開始培養和提拔一大批年輕的管理幹部,並在各級建立一支更有活力和進取精神的前線指揮團隊,雷先生在內部電子郵件中說。 雷軍希望小米的未來將是一個星雲的集合,更多的人才早在創業的出現就能建功立業。

  創始人隱退、管理層進行換代,也許是我們每一個企業大公司學習成長的的必經發展之路。當年學生跟著馬雲創立阿裏巴巴的十八羅漢,跟著馬化騰創立騰訊的騰訊五虎,都早已從解決他們自己曾經一手數據建立起的帝國中漸漸退去。

  就如同人體的細胞可以經過7年就會進行全部通過替換使用一次,已經10歲的小米也急需換血。

  如今,隨著李萬強,周廣平,黃江基,齊燕等人的離職,小米第一代核心管理逐漸走出去.. 而呂維兵,苗磊,常成,王曉燕等人加入了小米,這意味著小米的第二代領導逐漸形成..

  有意思的是,雷軍的第二代權力核心幾乎聚齊了手機圈二級梯隊曾經的大佬們,不知下一個加入征程的“老朋友”又會是誰?

  上市20個月,小米公司市值企業為何還是比美團少3000億?

  未來十年,小米將彌補哪些缺陷??

  答案可能只作用小米去找。由於本周資助即將離任的首席財務官,一直有傳言,市場持續小米的掛牌價格下降後,使二級市場投資者的不滿,總要有人負責;但投資界也收到了來自內部的小米公司的另一種聲音 - 現在占業務的一半,以外資企業在本周,這對年輕的高管經驗,“也可以解釋為一路飆升。”

  這個網絡傳言暫且不論真假,但是對於小米的市值確實是一個擺在我們眼前的一道尷尬,肯定是跟雷軍的期望結果相差甚遠。

  事實上,在IPO前,公司內部小米心理定價在70十億十億之間,以$ 80,甚至認為的$ 100十億上市後受到沖擊的概率較大。然而,市場並沒有想到最後的結果與原先估計數有很大不同。

  更殘酷的是,小米IPO當天,雷軍的小米仍然發誓讓投資者賺兩倍。但現在一年多過去了,HK $ 10.14遠低於HK $ 17 /股的發行價格的小米目前的股價。

  同樣在港股市場上市,小米的表現方式顯然遜色於美團點評。這兩家都是我們中國發展移動通過互聯網的典型代表企業,幾乎是可以同時也是成立:10年前小米成立的次日,王興創立了美團。而且他們兩家保險公司同是2018年在港股上市,又是我國目前港股中為數不多的兩家“同股不同權”公司,自然資源會被拿來粗淺分析比較。

  在3月30日,小米發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和全年業績。 根據財務報告,小米2019年總收入首次突破2000億元,達到2058億元,全年調整淨利潤115億元。

  同一天,美團點評也對外進行發布了 2019 全年財報:去年我國全年,美團收入為975 億元,同比分別增長 49.5%,經調整企業淨利潤達 47 億元。

  相比之下,小米去年的營收突破比美團高出111.05%;不僅如此,利潤百億元人民幣的小米,比美團點評高出數倍.. 但就市值而言,目前美團點評5659.81億港元,小米2438.64億港元,美團是小米的2.32倍..

  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差別?

  最普遍的觀點是,盡管美團在2019年才首次實現企業盈利,但是我們作為中國一家純正的互聯網金融公司,隨著經濟規模不斷擴大,可以預見未來的盈利發展能力也會越來越大。

  另一方面,小米仍難以擺脫“硬件公司”的定位。 小米的互聯網服務,是雷軍認為小米應該是“騰訊X蘋果”的關鍵,但總是表現平平。 雖然雷軍一直強調小米是一家“全面,全面的新物種公司”,但很明顯,市場還沒有買。

  沒辦法,雷軍只能從激烈的換人開始,尋找新的出路。

相關文章:

三星公司宣布於6月1日終止S-Voice語音教學助手進行服務

新的升級周期前來矽含量,產生了半導體產業的新機遇

環比激增416%! 3個月蘋果股價上漲1.96%,至250萬英鎊

芯片鑿!半導體設備在國內替代前列蝕刻機

“超級市場玩家”的5G最強技術裝備:OPPO Ace2正式進行發布,售價3999元起

    全站熱搜

    hankanmit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